• <rp id="ev4gy"><object id="ev4gy"></object></rp>

  • 告別內卷,互聯網公司組隊下南洋

    任曉寧2023-07-27 22:01

    經濟觀察報 記者 任曉寧 周海波的辦公室位于雅加達市中心地區的坦林路上,這里是印度尼西亞商業氛圍最好的區位之一。

    從他辦公室所在的樓層往外看,能夠看到北部是雅加達老城區,路面崎嶇不平,遍布低矮破舊的房屋,如果看的更仔細一些,會發現許多橋洞下還住著無家可歸的流浪者。而南部是這座城市的新城區,每隔幾米就能有環衛人員修剪草坪,林立的高樓與別墅間還有LV大廈,比北京國貿和三里屯更潮流現代。

    周海波在印度尼西亞的創業項目對于我們來說聽起來并不陌生:他所創立的這家叫KUPU的印尼在線招聘平臺,去年還在服務藍領市場,今年轉型為服務白領——這源自他中國出海朋友們的啟發:在當地找個管理過3人以上的小主管太難了。

    印尼人才間的差距比新老城區的反差還大。全國有8000多家頭部公司,員工國際化程度比中國互聯網大廠還高,但另外6400萬家基本都是街邊夫妻店,用周海波的話說,“這就是印尼特色,人才、企業、消費品都是這樣,沒有中間層。”

    去年新冠疫情結束后,大批新興企業在東南亞成立,一些中等規模公司出現,今年上半年僅周海波就見到了幾百個要在印尼開公司的中國老板。他從中看到了商機:為中等規模企業提供中等水平人才。

    這些新興企業大部分是中資背景,他們來到東南亞,設立新公司,做電商代運營,做新消費,做金融支付,做SaaS,做云服務……幾年前,下南洋的中國公司多是制造業,現在,在東南亞做數字新基建的中國公司多了起來,他們看好當地發展態勢,提前卡位,期待能在東南亞復制中國數字經濟此前的增長奇跡。

    入場

    周海波非常熱情。7月19日見到記者一行人之后,他有些激動地說,很久沒在這個辦公室見到這么多中國人了。

    他所創立的這家公司的中國痕跡確實非常少,logo是英文,電梯間廣告主角是當地人,KUPU在印尼有近百個員工,中國人不超過5個,并且他們大多已在當地結婚生子,扎根印尼。

    周海波是中國第一代互聯網產品經理,從業20余年,創辦過大街網,也是脈脈聯合創始人。他以前很少想過出海,2021年底成立KUPU后,現在,他每年在印尼會待200天以上,主要精力都放在了這里。

    “國內互聯網行業卷的有些病態了,”他有些唏噓。但印尼,有一個全新的藍海市場。

    創業之前,周海波做了充足的市場調研,然后驚喜地發現,印尼只有一家大型招聘公司:澳大利亞seek集團的Jobstreet。這家公司的收費模式,讓來印尼創業的中國老板們覺得無法接受,他們催著周海波:你快把Jobstreet干掉吧,它太貴了,又難用。

    以招聘行業最常見的簡歷收費為例,在國內,招聘方下載一張求職者的簡歷,需要向招聘公司付費8塊錢。在印尼,他們需要向Jobstreet付費45元。

    競爭對手數量少,價格貴,并且運營方式老舊,周海波覺得,這是個創業確定性很高的賽道,于是,他來到了印尼。

    押注東南亞的新勢力除了周海波這樣的互聯網創業者,還有國內大公司,比如騰訊。記者在新加坡參觀了騰訊云數據中心,它坐落于新加坡東北部,是當地數據中心核心區,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全東南亞80%的數據都在新加坡流轉。騰訊在新加坡花費真金白銀投入了資產,里面每一塊CPU,每一組機柜,都是騰訊的錢。

    過去幾年間,全球多家云廠商都在新加坡設立數據中心,IDC、浪潮信息、清華大學全球產業研究院聯合發布的《2022-2023全球計算力指數評估報告》顯示,隨著各國云廠商入駐新加坡數量增加,2023年新加坡首次被納入評估國家范圍,并立即在全球排名第五。

    騰訊在新加坡共有4個可用區,在東南亞共有8個可用區。騰訊云總裁邱躍鵬告訴記者,亞太是騰訊云最重要的市場。2023年上半年,騰訊云國際業務整體保持兩位數增長,其中日本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印尼和中東地區等表現出色。新加坡數據中心是與CMI 中國移動國際有限公司合作的,這一數據中心園區于2019年投入使用,占地1.7萬平。

    在新加坡北部兀蘭鎮,中國電信也設立了數據中心。另一家互聯網大廠阿里巴巴,也在東南亞加大投入云服務市場,算上去年在泰國運營的數據中心,阿里云在東南亞共運營了10座數據中心,位于印尼、菲律賓、韓國和泰國等。

    機會

    在雅加達老城區街上行走,反差感幾乎無處不在。一方面,坑洼破舊的道路上飛馳著騎電動摩托的人,物理環境像是上世紀80年代的中國,另一方面,隨處可見使用移動互聯網的人,餐廳服務員休息時,大巴車司機等待客人的間隙,都在刷短視頻,這又是2018年后才有的景象。

    在東南亞市場,網絡環境已經改善,移動互聯網到了“可以用”的階段,但配套的移動互聯網基建,仍有很多空白。

    離家近、文化差異小、幾乎沒有時差、市場潛力巨大……種種利好因素下,東南亞一直是中國企業出海的熱土。而最近一年內的新變化是,中國出海企業正在經歷從C端轉向B端的變遷。

    閃剪智能是一個很典型的案例。這家總部位于深圳的公司,做了10年的視頻工具,擁有5年出海經驗,旗下社交類APP多次沖上蘋果商店榜首,在全球積累了幾億用戶。去年7月,閃剪智能CEO嚴華培決定轉向B端。

    這與大環境有關,經歷疫情期間的峰值后,全球社交、直播類C端產品出現下行趨勢,大用戶量的APP生意不再好做,反而B端數字化服務市場仍是藍海。

    “直觀感覺,馬來西亞有70%的消費場景在使用現金。”馬來西亞排名第一的直播公司小象直播產品&運營總監梁宇灝告訴記者。這是移動支付的機會。

    “印尼有些餐廳點餐有二維碼,你掃描之后,發現出來的是PDF文檔,這種體驗還不如拿個紙質菜單。”周海波說。這是餐飲數字化的機會。

    即使在東南亞最發達的新加坡,點外賣也不方便。記者到達新加坡時是晚上11點,想點外賣,被一個當地人攔?。?ldquo;很可能半夜2點都送不來。”

    這些數字化基礎設施無法依靠國際大廠通用的標準化服務,但在中國市場經歷過O2O大戰,在各個細分賽道卷生卷死的中國人,有充分的解決經驗。

    去年8月,杭州云犀公司面向東南亞市場推出了豎版直播SaaS服務軟硬件系統,讓小白用戶也能實現專業直播,云犀公司海外市場負責人Frank告訴記者,他們產品定價其實是偏貴的,一套系統賣999美元,但賣的很好,現在東南亞銷量增長率在三位數以上。他對此很自信,“我們是當時市場上唯一一家。”

    嚴華培今年上半年來了兩趟新加坡,一趟印尼,很快做了轉型的決定,也是做B端SaaS服務?,F在他在新加坡找到了市場負責人,搭建團隊成立海外公司,記者采訪時的那間wework共享間,已經被他列為辦公室選址目標地之一。

    嚴華培把公司選址在新加坡,這也是很多中國老板愿意駐足的地方。新加坡的環境對中國人非常友好,從出海關那一刻起,就隨處有中文指引,餐廳里的菜單是中文,商場可以使用微信支付或支付寶,打車時的司機會一邊聽中文廣播一邊用中文與你聊天,待在新加坡,很容易產生根本沒出國的幻覺。

    嚴華培其實還沒想好具體怎么做,但創業10年的商人直覺告訴他,東南亞的市場大有可為,先干了再說。他現在有自信:我們會很有競爭力,能PK掉海外廠商。像他這樣的中國創業者為數不少,他向記者分享說,很多在國內約不上、見不到的朋友,在新加坡全都見到了?,F在的新加坡,已經成為一個中國公司出海的橋頭堡。

    云犀公司和閃剪智能,都是騰訊云的客戶。騰訊云最近一年東南亞市場增長,也得益于中國出海企業的增多。尤其電商和直播行業,是東南亞增長最快的新經濟模式,目前東南亞有5個國家在2022年電商市場規模排名全球前8。邱躍鵬告訴記者,東南亞好的機會比較多。

    抱團

    與C端出海企業單打獨斗、互為競品的模式不同,做B端服務的中國出海公司,視彼此為生態伙伴,還會互相介紹客戶,這也成為他們在東南亞突圍的一種新方式。

    騰訊云海外業務的一個大客戶,是一家中國人創辦的東南亞電商公司,在當地已經成為電商巨頭。當時,這家企業想把國內的雙十一直播帶貨的模式復制到東南亞,但市場上又沒有成熟的解決方案,于是提前一個多月找到了騰訊。

    負責這項業務的騰訊云副總裁李郁韜一開始有些擔憂,因為這家電商公司業務分布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,和國內網絡環境非常不一樣。但嘗試后發現,騰訊云是可以完全滿足客戶需求的。

    2022年下半年,騰訊云把整套直播方案整合成為產品面向海外推出,受到東南亞直播從業者的歡迎。

    騰訊云的東南亞客戶中,很多是中國出海企業。這些企業彼此合作,已經形成生態鏈,甚至成為幫助騰訊云拿下海外本土客戶的利器。2023年上半年,騰訊云合作伙伴驅動的收入同比增長66%,目前騰訊云全球合作伙伴超過10000家。

    新加坡本土視頻SaaS企業BeLive,一開始用的亞馬遜的AWS,后來也使用了騰訊云,BeLive創始人KEN告訴記者,他選擇騰訊云有兩個主要原因,第一是騰訊云的技術好,另一個原因就是騰訊云能給他帶來新客戶。

    與騰訊云合作一年多,騰訊云給BeLive介紹了來自東南亞和日本的4個大客戶?,F在,BeLive商務人員已經縮減,因為KEN發現,B端生意中,合作伙伴介紹的客戶會更大、更重要,效率也更高。

    邱躍鵬對海外合作伙伴也非常重視,他告訴記者,騰訊云國際戰略,并不是在海外設立一個巨大的團隊,而是依賴海外合作伙伴。在海外,合作伙伴帶給騰訊云的收入增長,比他們自己拓展的更快。

    當然,中國出海企業愿意聯合,還有另一個重要原因,就是中國廠商的服務的確好,效率的確高。

    周海波印尼創業初期,也想過用海外云服務,有一段時間他買CRM(客戶關系管理系統),第一反應是買Salesforce(美國頭部SaaS公司)的產品,但他約對方時,Salesforce的銷售按周給他排時間,他就不想買了。

    “我們都在中國本土做過業務,到這邊發現服務落差非常大,很難忍受。”他停頓了一下補充說,“中國最拉胯的服務都比這里強。”

    KEN的說法也驗證了這一點。他說,有一次發現問題后,他在一個十幾人的群里講了一下,當時凌晨2點,騰訊云立刻就解決了。記者問他,如果是國際大廠,這種問題一般多就能解決?他回答說,一般都是按周起步。

    前景

    周海波想的很明白。他在印尼一年多時間,親眼見證著這里的成長。2022年,印尼舉辦了G20峰會,2023年擔任東盟主席國,全球影響力上升。從自己的切身體驗看,他身邊的印尼年輕人收入正在快速增長,而且這是一批愛花錢的年輕人,平均每6個月就換一次手機,他們對未來充滿期待。

    “印尼能長出一批中產階級。”他告訴記者。

    東南亞包括東盟10國,領頭的是新加坡,其次是馬來西亞、泰國、印尼,還有越南、菲律賓、柬埔寨、老撾……這里有5.8億人口,其中互聯網人口超過4.2億,巨大的市場潛力吸引了一批又一批中國公司。

    今年上半年,周海波還發現,很多中國SaaS公司已經進入東南亞市場了,他在印尼見到了幾百個要出海的中國老板,這些人成立的公司規模在百人以上,會是他的主要客戶。尤其3月后,中國人在印尼比較聚集的公寓連房租都漲價了。

    在KUPU的客戶中,有做電商運營的人,張口就要搭100個直播間,每個直播間至少配3個運營人員,加上主播是不小的招聘體量。此外技術類人才在印尼也開始涌現,因為當地數字化升級需要基礎研發人才。

    小象直播梁宇灝也覺得沒問題。這家公司是馬來西亞知名的直播公司之一,運營已有5年時間。國內同期誕生的直播公司已經被抖音、快手、B站瘋狂搶占市場,受到較大沖擊,但在馬來西亞,小象直播不依賴做廣告,也依舊有自然流量進入,市場仍不是紅海。“這里沒有國內那么浮躁。”梁宇灝說。

    當然,東南亞很大,各個國家會有不同的問題。新加坡最為發達,但國土面積小,大約相當于北京海淀區+朝陽區,人口也只有545萬,市場空間很小。印尼有2.75億人口(截至2022年12月),其中一半是年輕人,市場空間足夠大,但印尼正面臨選舉,明年換屆后是否依舊保持對華人投資的友好態度,是個未知數。

    而且,異國他鄉總會遇到想象不到的意外。作為大廠騰訊,也跌過跟頭。直到現在,邱躍鵬時不時還會自嘲自己一下:騰訊云2018年在印度成立了數據中心,當時所有的客戶都說,未來在印度有巨大發展規劃,于是騰訊云也決定投資印度,還計劃把印度打造成東南亞最大的節點?,F在回看,邱躍鵬表示,“是一個蠻大的教訓。”

    “走出去一定不是容易的事,一定有很多試錯的過程。”邱躍鵬告訴記者,海外云服務市場仍有很大機會,他會繼續保持耐心,通過產品力的提升,慢慢拿到市場份額。

    版權聲明:以上內容為《經濟觀察報》社原創作品,版權歸《經濟觀察報》社所有。未經《經濟觀察報》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。版權合作請致電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
    TMT新聞部資深記者
    關注并報道TMT(科技、傳媒、通信)領域重大事件,擅長行業分析、深度報道。
    聯系郵箱:renxiaoning@eeo.com.cn
    微信號:tangtangxiaomo
    精品九九人伦无码中文字_少妇性按摩无码中文A片_被公疯狂玩弄的年轻人妻_性开放永久免费视频
  • <rp id="ev4gy"><object id="ev4gy"></object></rp>